“互联网+”助力传统企业转型弯道超车

“互联网+”将成为传统企业超过新兴互联网基因企业的绝对优势

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在将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、云计算、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创新成果引入传统工业,改造和提升着传统产业,创造出物联网、工业互联网这样新的巨大市场。(工业和信息化部)

传统企业家恐惧地看到,信息技术、互联网技术,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,以及各种匪夷所思的创新应用,正在搅局传统企业的生存法则在本书的姊妹篇《移动互联网商规28条:思维重构和生存新法则》中已经用了六个篇章进行阐述。

更有悲观论者,以为传统企业会消失,以为百年企业都会像诺基亚一样——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,但是我们输了。更有旁观者,十分热闹的、开心的、围观着传统企业与新兴互联网企业的对赌。

是的,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了,每次产业变革都会催生一批新模式、新业态;新业态、新模式对传统企业带来革命性变化。

当“互联网+”推动信息网络技术、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相互渗透的时候,正在深刻地改变产业的组织方式,改变着传统的生产方式,改变企业经营的商业模式,改变着企业内部的管理方式,加速形成新的企业与用户关系。例如,大规模生产向大规模定制生产转变,使得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不再大量趋同而是更具个性化;从以传统的产品制造为核心,转向提供具有丰富内涵的产品和服务,直至为顾客提供整体解决方案。

这一切冲击,对于传统企业来说,既是机遇又是挑战,因为困局往往意味着机遇,因为一旦找到以“互联网+”打破困局的钥匙,就必将迎来新一轮的成长。这一次冲击也是传统企业新的春天,就看转型的速度和管理进化的速度和步伐了。

《连线》创始主编、《失控》作者凯文·凯利也认为:一个大企业有固定的流程,有比较成熟的流程,这就会让其中的产品、研发等限制其中,可能达到某一个高点之后就陷入到一个局部优势,缺乏内部创新和把握新机会新机遇的能力。往往看到一些创新,包括企业内部也是一样,是从边缘的地方起来,存在自下而上的情况。

是的,如果完全自上而下,说好了往哪边走,这样往往企业是没有活力的,是很僵化的,尤其在互联网变化特别快的产业里面是非常危险的,可能不到一年的时间,就会发现落伍了。

但是,如果传统产业“互联网+”转型成功,其威力是完全能超过新兴产业的。正如《消费者王朝:与顾客共创价值》作者所称:一些传统的企业并非会消失,而充满活力的互联网企业也未必一定能存活,一种全新的企业即将出现,传统企业与互联网化交融,或者是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化。

一批有领先意识的传统企业已经开始了转型步伐,颠覆性创新并非仅仅从新兴企业产生,传统产业绝地反攻、一样能产生。

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在将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、云计算、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创新成果与传统产业融合,一旦和传统产业相结合,改造和提升着传统产业,将创造出物联网、工业互联网这样新的巨大市场——最重要的是,传统产业是被改造的对象和基础。如果没有传统产业,任何“互联网+”和互联网化将是无本之木、无源之水。

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张峰认为:信息技术正以以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,加快推进生产方式、发展模式的深刻变革,尤其是对传统工业的发展方式带来颠覆性、革命性的影响。从某种程度上讲,“互联网+”正成为一种大趋势。

在工业互联网化领域,如果说互联网是人与人、人与服务的连接,那么工业互联网就是机器与机器、机器与人、机器与服务的连接,这将使用户呈几何级数增长。但是,基础必须是传统产业。

新一轮产业互联网化将促进传统产业与互联网产业的融合,其浪潮正在显现着互联网重塑产业链的庞大影响力。“互联网+”在改造传统商业模式的效率之外,还推动互联网行业向更广阔的业务领域扩散。

不可否认,互联网新兴企业拎着大棒蒙头蒙脑的给了传统产业一闷棍。悄然无息的瓦解了一些传统销售渠道、服务方式和盈利模式,但是仅仅有这些变革根本不够,传统企业重要的技术能力、创新能力、生产能力一旦和互联网结合,将会迸发无比强大的竞争能力。海尔、华为、万达、荣昌洗衣、华谊兄弟、顺丰等大型传统企业,携带着重资产、大队伍、新技术,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互联网化转型的绝地反击。

组织重构的“互联网+”——擅长管理转型带动经营转型的海尔,将内部组织结构和管理方式进行了大幅度调整;颠覆了传统的企业观念,把每一个人变成创业者;认为互联网把所有传统的东西都颠覆了;并提出了鸡蛋从外边打破一定是人们的实物,如果从内部打破一定是新的生命。

商业模式的“互联网+”——已经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有所作为的华为,提出用数字赢未来,数字化重构新商业,认为未来的企业不论从事什么行业,也不论企业规模的大小,首先是一个高科技企业,不能充分利用信息技术实现业务深化和改造的企业,在信息时代没有生存的空间;未来是“互联网+”的时代,“+”后面是什么,有足够的想象空间。

业务重构的“互联网+”——洗衣起家的荣昌,瞄准了生活服务的最后一公里,将荣昌门店升级为基于移动互联网和O2O模式的居家服务站;善于守正出奇的万达公司,将所有的网上资源全部给电商公司,放手让电商去发展,并且将电商业务板块列为战略型的五大板块之一;华谊兄弟,收购银汉科技、卖座网,已经在打通娱乐和互联网的边界和任督二脉;顺丰在全国启动“嘿客”便利店,实现本地服务O2O,进行商品预购、线下体验、快件自寄自取等。

这次“互联网+”的进化,根本不是鹿死谁手的问题,也不是赌博谁输谁赢的问题,而是看谁融合得更快的问题。

互联网革命如同蒸汽机革命、电力革命一样伟大,蒸汽机和电力革命奠定了整个工业和现代社会的基础,互联网和电力一样,也是基础的设施。基础设施一旦普及,先使用电灯的,并不一定有先发优势;后使用电灯的,并非一定就落后。传统产业的互联网化,将成为传统企业超过新兴互联网基因企业的绝对优势。

“互联网+”你在颠覆谁,传统企业谁在颠覆你?

从某种意义上讲,过去的一段时间里,不少巨头轰然倒下,与其说是技术路线选择有问题,不如说是没有跟上互联网时代的步伐。(工业与信息化产业部苗圩)

“我们的确失败了,但是不知道我们错在什么地方?”——诺基亚巨人倒下,体温尤热;数码相机是柯达发明的,但是柯达并没有抢占到数码相机的“风口”……很多企业具有丰裕的资金、优秀的品牌、顶尖的技术、广阔的市场、强大的成本控制能力和质量保证能力,但是依然失败了。

纵观巨人们倒下的历史,所犯的基本错误,绝对不是资金、技术、市场的问题,而是组织、文化和管理的问题;不是被别人颠覆的问题,而是被自己所颠覆——产业在推进“互联网+”的进步,而企业的组织、文化和管理依然停留在工业时代。

“熟知并非真知”。黑格尔在《小逻辑》中的一句名言表明熟知与真知是有区别的,甚至可以说有着很大一段距离——熟知只是看到了眼前事物的轮廓,而对其内涵却未加深思,因而并非是真知;对过去成功的熟知,或许会成为一种思维定式,对未来和变化失去敏感性,因而制约了互联网化的转型。

创新往往在边缘地带产生,改革往往是从问题倒逼。即使你具备了出神入化的互联网思维又能怎么样?即使你启动“互联网+”又如何?商业模式不改变、企业管理不进化、组织结构不改变、企业文化不更替,技术、资金、市场、规模、品牌……这些曾经的优势,在互联网化进程中,甚至会变成弱势。

在今天,“互联网+”的提早起步或许是一种竞争优势;但是到了明天,或许就是竞争的一个基本条件。移动互联网在吞噬传统企业时,同时也在吞噬自己,使得自己不停的保持进化和领先,唯有此,才能避免被无情吞噬。

更重要的是在第三次工业革命——互联网浪潮来临的背景之下,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、更多的历练和更多的耐心去迎接这场企业管理进化和转型的挑战。

在未来的发展进程中,移动互联网浪潮带动经济的转变、产业的转变、商业模式的转变以及竞争方式的转变,企业管理的进化和转型将会面临新的要求,而且这些要求难以想象。

要么互联网化转型,要么死亡。除了我们自己,谁能阻碍我们前进的步伐。从现在开始,让我们加入到这一场“掉队即死亡”的战争中,和你的竞争对手在新的、同一个起跑线上一决高低!

正如《反脆弱》的作者纳西姆•尼古拉斯•塔勒布所说:验证你是否活着的最好的方式,就是查验你是否喜欢变化。未来属于那些自我颠覆、传统企业里懂移动互联网化转型的企业和企业家!

津 ICP备 15002792